这种局面如能持续

2020-11-13 00:00

家住本市宝山月浦的患者姜先生1月5日住进了华山医院北院肾病科接受治疗。虽说此前也曾住过院,但这所家门口的三级大医院还是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受:除了全新的病房设施外,紧邻地铁7号线的便捷交通,以及地处顾村公园的医院环境,让人真正体会到政府为民办事“实在,实干”。他说:“这么好的地段造医院,政府真是把人们最基本的求医需求放在心上了。”

对于这些数字变化,这4家新医院当家人依次做出解释:由于药价、服务费调价实施时间不长,影响有限,未对医院门诊量产生较大影响。专家日均门诊占总门诊量比例的下降,意味着分层诊疗的迹象显现。过去,人们无论患怎样的疾病都首先想到看专家门诊,用“大炮打蚊子”的现象较普遍;而门诊收费拉开档次后,人们选择专家门诊比过去更为理性。专家这一紧缺的优质医疗资源有望更多集中在解决疑难杂症上。而对于均次费用的略升,医院当家人表示,这与目前上海实施的慢性病人可开一个月的药量有关。

同样在其他3家医院,医院管理者们均表示,新开医院一定要在确保医疗安全的前提下,逐步扩展,这样才能将医改新政的福利最大程度地带给患者。

取消药品加成,被认为是公立医院改革的“破冰”之举。1月5日,4家郊区新建医院对诊疗服务费做出调整,合理提高部分医疗服务项目价格,如普通门诊诊察费和急诊诊察费从14元/次调整为26元/次,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的门诊诊察费分别由原来的17元和20元,调整为50元和75元,床位费、护理费、跨院会诊费等也合理调整。与此同时,市医保也相应调高了支付标准,使此次调整的增加支出部分全部纳入医保支付范围,本市居民在这些医院的总体医疗费用有一定程度的减轻。

有别于以往的医改举措,此次的新政也让医务人员受益。华山北院常务副院长汪志明说,以往医生给病人多开药,一些患者会质疑医生是否因此而获利。如今的新政促使分配机制改革,新的绩效考核机制摒弃了“收入-支出=提成分配”的模式,医生开再多的检查和药品都与其收入无关,与医护人员收益直接挂钩的是医疗服务量和医疗质量。医生与患者的关系变得更加纯粹。

作为全国医疗高地之一的上海,吸引了众多患者慕名而至。据测算,沪上三级甲等医院就诊患者中,有近半数来自全国其它地区。当上海调整医疗资源布局,出台“5+3+1”重大医改举措后,其受益面不仅覆盖了本市远郊居民,还辐射至长三角地区。目前,这些远郊医院中均已出现了一定比例的来自长三角的病人。

“确保医疗安全是生命线。”这是记者上周在新建郊区医院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。基于这个原则,4家新医院严守标准、规范,实事求是,不求一步到位。按规划,4家新建郊区三级医院的设置床位均为600张,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4家的住院床位均未开足。如瑞金北院开放了6个病区325张床位;华山北院开放了24个临床科室,2个病区,共计90张床。

市卫生局的统计还显示,4家医院的门急诊量也未出现火爆场面。市六东院、仁济南院、瑞金北院以及华山北院的日均门急诊人次均未过千,分别为565、882、697和799。对此,4家新建医院的当家人并不着急。在开张运营刚“满月”的华山北院、瑞金北院两家医院的常务副院长看来,眼下亟待解决的是人才队伍的问题。如在华山北院,尽管总院所有优势与重点学科已全覆盖,每周有42名总院高级专家坐诊、63个专家门诊,但因新生儿科医护人员一时难以到位,因此,产科、儿科暂时未开放。现在,医院尚处于“磨合期”,调试设备,排查各种安全隐患是医院管理工作的重点。运行一个月里,2万余人次的接诊量未发生一起投诉,这种局面如能持续,华山北院床位的开放数在春节后将增加1倍以上。

这一“组合拳”实施两周来情况如何?瑞金北院常务副院长赵任用数据“说话”:日均门诊占比中,普通门诊由调整前的75.12%升至77.76%;专家门诊由原先的24.88%下降至22.24%;均次费用,普通门诊由203.02元升至222.34元,专家门诊由241.86元提高到286.49元。

让姜先生感到意外的是,享受了三级大医院的高质量医疗,费用支出却比城里的同级医院下降了。住院10天,本应支付药费2953.49元,现在实际支付是2570.10元。这省下的383.39元,就是源于1月5日起在4家新建郊区医院实施的“药品原价进原价出”的“零差率”新政。

目前,4家新建郊区三级医院全部开诊刚刚满月,上海市卫生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已接诊人次超过10万人次,门急诊人次、住院手术人次以及出入院人次等各项医疗业务量均稳步增长,医院运行平稳有序。

看病方便了,药费降低了,就医环境大大改善了……伴随着去年年底市六东院、仁济南院、瑞金北院以及华山北院相继开诊,药品零加成新政的落地2周,长期处于医疗资源“洼地”的上海远郊居民成为了新一轮上海医改的直接受益者。